方博的军大衣

长期收购方博大头牌

点梗吗?


不开车那种

对不住各位

就昕博



想看马凤英₍ↂ⃙⃙⃚⃛_ↂ⃙⃙⃚⃛₎

 @苍梧 点梗

给大家看一下什么叫点梗只是点梗,我想怎么发挥怎么发挥

仿佛一个老母亲看到自己崽结婚了


把自己写的东西都收进合集了,链接应该是都失效了,有时间补ao3~

诚邀各位看看片段阅读小合集和脑洞很大合集~

收获沙雕式快乐~

【XB】谁不需要谈点恋爱呢



1

方博,十六岁,高二,卡在即将失去早恋能力的年龄。


不是敌军不给力,只是我军太强大。


用张继科的话来说“太欠儿了”


说一句能给你怼三句回来,做题能自言自语怼出题人,上课能句句给老师捧哏,跟任何年龄段的女性吵架都能立于不败之地。


达尔文曾经说过,跟女性吵架能吵赢的男人,势必走向灭绝的道路。


孟德尔说,达尔文说的对!






2

方博这点本事早就被学校辩论队的队长盯上了,方博嫌辩论队浪费时间又没啥意思,姐姐们一个个比他都阳刚,毕竟谁上学不是为了几个漂亮女同学呢。


队长许诺高一招新一定多招几个漂亮女生,方博才一脸深明大义,


“辩论是为学校争光,你这么说不是见外了!”



结果把方博骗了进来,高一漂亮学妹的计划也落空了,倒是有个长得还行的,可惜是个男的,别的不说,队里那几位姐姐也都纷纷倒戈,恨不得新来的这位当队长领导他们。







3

高一这位,叫许昕,直逼一米八的个头,戴个眼镜显得人模狗。。不是,显得有模有样,有种特别的气质。


这种气质在方博看来,就叫装逼。


“咱辩论队还有初中生吗?”


几位学姐已经捂着嘴偷笑了,方博看到几个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才意识到许昕说的是自己,


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年级小了,本来第一印象就不好现在更是十分不爽,方博两步走到许昕面前,用手在许昕眼前晃了两下,


许昕知道自己说话有点唐突了,想站起来缓和一下两人的气氛,谁知道方博搀住了他的胳膊,



“屋子里都是桌子椅子的,我扶你出去吧。”

许昕明白这是拐弯抹角说自己瞎呢,本来有些愧疚的心思也没了,顺势把方博的手拉下来十指紧扣,放在两人眼前晃了晃,


“那就谢谢你了。”


说完就牵着方博走了,剩下的人看到这波骚操作不由得目瞪口呆,这俩人是来谈恋爱的吗?


只有队长很欣慰的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这应该也是满足了方博的“要求”了吧。






4

“哎哎哎哎哎哎松手松手,大庭广众拉拉扯扯gay里gay气!”

“哟,初中小孩还知道gay里gay气。”

“什么初中!谁初中!你才初中!博哥高二了!”


方博圆脸的看着嫩,这么一说比自己大一届许昕还有点吃惊,盯着方博从上到下的打量,方博瞧着许昕打量自己,撇撇嘴偷偷嘀咕


“就你高,腿长,走黄泉路都比别人快两步!”


“你嘀嘀咕咕说啥呢。”


许昕没听清方博说啥,想凑近了听一下,脸一下子在方博面前放大了,给方博吓一跳,甩开许昕就跑了。


许昕摸了摸自己的脸,我长得这么吓人?


“哎!你叫啥!”

“我叫倪跌!”



许昕无奈的笑了一下,这人怎么跟个小机关枪一样,一句都不饶人,反正是一个辩论队的,打听一下应该就能知道。







5

“啊,你说方博啊”

辩论队的姐姐们又围了上来,


“长得挺可爱的,就是特欠儿。”


“可不嘛,上次有个女孩送他一封情书,他让人家回去练练字。”


“那次有个学体育的女孩约他,他还管人家叫兄弟。”


“哈哈哈哈哈哈这事我记得,那女孩本来想告白,被他这么一说就哭了,他还让人家别哭得跟个娘们似的。”


“还有那次。。。”


许昕听着这帮学姐一件件吐槽方博的事,感觉这个方博真是有趣,非常想认识一下,打听了方博的班级,放学特意去等了一会,方博跟朋友告别之后,许昕扫了一辆摩拜跟上了方博,



“哎,方博!”


方博听到有人叫他,回头看了一眼,差点从车子上掉下来,许昕紧蹬两下,一把把把把住了。


方博本来想道谢,


“你看你小短腿,骑这么久我两下就追上了。”


嘴边的谢字化成了一句MMP,

话说骂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方博在这一刻单方面宣布许昕就是他的敌人了!车把一拐,打算离许昕远点。







6

许昕打定主意要跟方博交流交流,追了过去,

“别不搭理我啊,处个朋友呗。我叫许昕”

许昕说的处朋友,就是交个朋友,方博理解的处朋友,就是处对象。方博第一次听懂别人给他告白,有点发怔,圆脸涨得通红,憋了半天骂出一句,


“流氓!”


这下许昕蒙了,交个朋友我就流氓了?合着我每天都耍流氓呢?我少年犯呗。


“交个朋友怎么就流氓了啊!你这人说话咋总呛着来。”


方博知道自己误会了,也不说话,用力蹬着车,许昕就紧追不放,到了方博家巷子口,方博放慢了速度,


“别跟了!”

许昕倔劲儿上来了,越不让跟越跟,眼看着到了楼门口。楼下几个大妈正在一边摘菜一边聊天,


“你说三楼那家,是不是躲债搬来的?”

“我看差不多,那户总有男的进进出出的,谁知道干的什么买卖”

“我看八成是那种。。”

“那女的还带个孩子呢,怎么。。”


几个人压低了声音互相看了一眼,然后相视一笑,仿佛窥见了什么重大的秘密。


“哎,方博,你家住哪啊”


许昕停了车子想跟方博上楼,突然发现方博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指骨捏得发白,眼睛瞪得溜溜圆,


“王姨,我那天瞧见我叔了啊,身边那姐姐可不是您。”


被点到名字那个女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瞧着旁边那几个好事的目光,面子挂不住了,


“小兔崽子你瞎白活什么呢!没教养的东西!”


“有功夫教育我有没有教育怎么不教育一下自家男人别往外跑呢。”


“对了,李阿姨,我听说涛哥这次高考又不行啊,三年了吧,放宽心就当大三上。”


方博把女人们堵得说不出话来,趾高气扬得往楼上走,许昕听到刚才几个人的话,试探性的问道,


“你家住三楼?”

“不啊,我行侠仗义不行吗,别人家的事跟他们有啥关系啊。我靠,你那什么眼神啊,博哥就不能跟妇女吵架了吗!”


许昕生生把自己略带嫌弃的眼神强行转成崇拜,方博满意得点点头。

两人对看了半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方博又突然恢复严肃脸,


“别跟着我了,滚蛋!”


“你这人怎么翻脸不认人,卸磨杀驴啊!”


方博盯了许昕半晌,

“嗯,挺像。”



呵,男人。






7

在许昕穷追猛打的攻势之下,方博跟许昕倒是真的熟络起来了,只是看起来好像没那么友好,


“死瞎子#%……%&%@**@#!#¥”

“小矮子你@¥%%#!%……*&*”


搞得辩论队每天都鸡飞狗跳,学姐们也都放弃对两人的想法,纷纷拿起手机吃起了cp,还给别的同学安利。


私下圈了一波粉。


许昕觉得方博这个人,性格没有说话那么欠,人缘居然也挺好。

那两个告白被拒绝的女生见到方博也会打招呼,方博总是显得有点不知所措恨不得鞠躬道歉。


许昕撞见过一次,跟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那个人太不一样了。


那边女生刚背过身,方博就看见他了,马上变脸给了他一个威胁的手势,准备过来找他。


半路被同班男生给截胡了,搂着脖子就拽进了班里,逮住就揉脑袋又捏脸的。


许昕收敛的眼底的笑意,胸口有点发堵,掩饰性得咳嗽了两声,还是没忍住走过站在门口看方博跟别人嬉闹。小脸被捏得通红,笑着求饶,高喊着我错了。


许昕在门口站了片刻,冷着脸离开了。







8

省赛快开始了,每天晚上辩论队都要训练,许昕住校,每天晚上都先送方博回家,偶然还能赶上方博怼中年妇女的画面,方博虽然每次都怼得对方无力招架,但是遇到哪个人拿了重东西,还是会主动帮帮忙。


许昕今天晚上有点慢,方博习惯了跟许昕一起回家,在门口等了一会儿,瞧着对方还没有要走的意思,走过去戳了许昕一下,


“不走吗?”



这次的辩题算是最近的热点,“中国应不应该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他们是正方。


许昕琢磨题目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带入方博,他意识到自己性取向的时候就跟父母出柜了,也是因为这个他选择了一个离家远的地方上学,让自己的父母慢慢接受。

他觉得方博对这个辩方并没有什么反感,或许自己可以试探一下。他也知道有些人为了辩论是什么话都能说出来的,或许只是为了立论,许昕脑子有点混乱,有点不想面对方博。


“你先回去吧,我再琢磨一下。”


方博可不是听话的孩子,一屁股坐在了许昕前座,手突然摸上许昕额头,

“发烧了?”


方博带着温度的手触碰到许昕皮肤的那一瞬间,一股诡异的电流从两人接触的地方直冲许昕的头皮,许昕看着眼前人关切的眼神,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方博,你跟我一样吗?”


方博认真得看了许昕半天,张了张嘴,许昕一脸紧张,


方博突然开始翻桌兜,一边翻还一边嘀咕,


“镜子呢?博哥长得有那么丑吗,怎么会一样呢?”



许昕服了这个脑回路了,心情一下子也放松不少,站起来跳了两下,


“走吧。”







9

方博感觉到了许昕那个问题的重量,他总是想组织一下语言回应一下,但是许昕也不开口,他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再提起,两个人难得一路无话一直走到了方博家楼下。

门口的感应灯不亮了,方博喊了好几嗓子还是黑乎乎的一片,他有些看不清许昕的表情。


“许昕。”

“啊?”

“看、看到见吗?”

“嗯。”


好不容易开始的话题又被聊死了,方博纠结了许久才又张口,


“我想了一下,你今天问我那句话,可能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


当然不是了,许昕默默吐槽了一句,听着方博继续说。


“许昕就是许昕,我不认识第二个许昕了。”


“如果你真的遇到了什么事情,我会站在你这边的。”



方博的眼睛瞪得很大,许昕知道这是方博很认真说话时候的表情,他觉得自己眼窝子有点湿,眨了几下眼睛之后把眼泪憋了回去,


“站在我这边也不一边高啊。”


方博准备了一路的话换来许昕一句怼,气得差点给许昕一个回旋踢,

许昕一把搂住了方博,


“谢谢你,方博儿。”


许昕低沉的声音在方博耳边响起,带了点热气熏得方博脸上和耳根子都有点发热,


“谢、谢博哥干、干啥。”


许昕不说话,搂紧了方博,方博接收到了许昕的情绪,手轻拍着许昕的后背,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安慰着对方。



然而温情的时刻总是短暂的,许昕的低音炮又在耳边响起,


“太矮了,抱了会儿腰疼。”


气得方博恨不得给许昕两个炮锤!


许昕恋恋不舍得撒开了方博,身上一冷,故作潇洒的转身,给方博挥了挥手,



“明天比赛加油啊!”





10

比赛赢得很漂亮。对面清一色老爷们根本干不过三个女同学+一个貌似小可爱的高级配置,输得似乎有点不太服气。


辩论结束后要合照,人群一下子拥挤了起来,许昕给方博发了个信息说在外边等他,就先出去了。


方博跟大家拍完照之后,又拒绝了几个学妹加微信的要求,往外走着找许昕,


“这种辩题能赢,你就是同性恋吧,真够恶心的,不怕得艾滋吗?”

方博本来在认真的找许昕,突然背后传来一个讨厌的声音,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回头应战!


对方刻意压低了声音,以为这种事见不得光,或许是个威胁方博的资本,谁知道方博并不抵触这个话题,


“我刚才在台上说的很清楚了,爱情跟性别没有关系,我是不是同性恋跟你更没有关系,除非你想追我,”方博嫌弃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

“我拒绝。”


那个人听了方博的话,恼羞成怒,“你凭什么拒绝?!”


方博听了这话,挑了挑眉,小伙子也是很会抓重点嘛,


“非得追我?那你喜欢我什么啊?”



许昕本来想听听方博对同性恋这事有什么看法,没想到对方三两句就被绕了进去,真不知道这个水平怎么打到决赛的。


“我。。。”


许昕走了出来拉着方博想走,方博倒是难得得理不饶人,


“感情这种事情,无论是什么性别在一起,都提不上恶心这种字眼,都2018年了还有这种思想,你是从地里刨出来的吗?土豆子都比你强,关于艾滋那部分,我劝你最好好好学学生物,我要是你生物老师我用高跟鞋鞋底子抽你信不。”


可能是鞋底子抽土豆太有画面感了,许昕不合时宜的笑了出来,方博白了一眼,气汹汹的走了,许昕在后边狗腿的跟着。


两人等电梯的时候,方博跺了两下脚,


“博哥那么不好夸吗!”

“我问他喜欢我什么的时候不是应该脱口而出吗!”



???原来你生气的是这个事情吗?


“喜欢你什么啊。”许昕下意识捧了一句。


“我工作积极学习努力天天向上爱帮助人啊!”



许昕扶额看着眼前这个活宝,无奈得摇摇头。







11

方博说他妈给他准备了庆功宴,叫着许昕一起回家,两个人慢悠悠的一步一步往家里溜达。


地上落满了树叶,深秋的落叶已经变得有点脆了,踩起来咔嚓咔嚓直响,方博专捡带响儿的踩,走得歪歪扭扭。右脚踩着一片,左脚又想去够右边的,左腿绊右腿,差点摔倒。


许昕走在方博外侧,瞧着要摔一把拉住了,方博又要蹿出去继续踩,被许昕拉着手腕子攥住了。

方博还真老实了许多,没挣脱开,低头走了两步抬起左手,冲着许昕晃,


“牵不牵?”


许昕愣了一下,死死咬住下嘴唇,也没挡住要绽放的笑意。








“处对象吗?”

“处朋友?”

“你那种我那种?”

“你那种。”







12

方博终于在升高三的前夕,抓住了早恋的尾巴。


完全ok

苍梧:

给 @方博的军大衣 小剧场的沙雕配图


ballball你们快去品一品她的新文《【XB】我得谈点恋爱了》,我从头笑到尾快不行了,现在脸还笑得疼


感觉自己被衣衣开发出了新技能🐒或许沙雕灵魂画手才是兮兮的归宿?

【昕博】我得谈点恋爱了

这是一个我都不知道是谁点梗,然后然然转述,最后一致决定沙雕风格的文,我反正经常写得乱七八糟,各位随便看看就好了。

很感谢还有人记得我~



许昕同志是乒乓球队的一位好同志。

上场举拍平日韩,下场赶场搞三创,还有时刻为乒乓事业献身的小奉献精神。一直在等待献身的机会。

这天刚打完一场chua村pia县的友谊赛,就被教练拉到一边,说有个赞助商要见见他。

许昕心说见就见吧,撩起衣服想着先擦擦汗,刚撩一半胳膊就被扥住了,衣服还套在脑袋上就被教练拽着走,到地儿了才把脑袋从衣服里放出来。


对面站着一个人,岁数估计不大,眼睛瞪得溜圆,想也知道是被自己那傻逼样儿惊到了,自己好歹还是世界冠军呢,对方很快恢复了神色,许昕也假装没发生过什么,在教练的引荐下跟对方握了手。


赞助商,方博,比自己小两岁,长得挺可爱。许昕没注意听具体赞助了啥,因为这个方博,真的挺可爱的。

可爱,想。。。


许昕偷瞄了两眼方博,方博也注意了许昕的视线,眼神移了过去,脸上红扑扑的,许昕呲着牙傻乐,突然意识到,

“这TM不会是要潜规则我吧!”

“那我从还是不从呢?”

“关键得看给多少钱!”

“不给钱也能从一下。”

“为乒乓事业献身义不容辞!”

“我还是不知道他赞助了啥呢!”


许昕眼睛偷偷扫了扫周围,看到地上码了几个编织袋子,里边东西鼓鼓囊囊把袋子撑出了形儿,看着像一个一个的块茎植物。

“妈呀,五编织袋土豆子就把我卖了。”

许昕已经想到自己从了方博之后顿顿吃土豆的画面了,又看了一下对面的小可爱,土豆就土豆吧,我也是为了三创献身了!

献身的机会终于来了!

“许昕呐。。”

“教练我愿意吃土豆!”


许昕喊完了之后看着其他二人的眼神,觉得自己傻逼透了,特想撩起衣服再擦擦汗。


“哈哈哈哈哈哈!”

倒是方博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让许昕的尴尬缓解了不少,


“许昕啊,老乡给了五麻袋土豆,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做主都给你了!”

许昕红着一张脸,不知道拒绝还是答应,


“人家小方是来聊服装代言的事情的,人家在北京生活,这次刚好回老家看到你,顺便聊了一下这个事情。”

“啊。。这样啊。”

方博走了以后,教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许昕,许昕还傻呵呵的笑,

“那以后我练球就不愁衣服穿了。”



方博回了公司之后,把许昕的照片拿给了张继科,张继科眼皮都没抬,

“就长这样?”语气中透着浓浓的嫌弃,

“嗯。”

方博的小圆脸还是红着,

张继科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傻弟弟

“你喜欢这样的我不管,这小眼睛塌鼻梁给我们代言不是砸招牌吗!”

方博一脸你说的好有道理我被你说服了的表情,本来就是想逗逗孩子的张继科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宠弟基因再次上线,

“行吧,就他了!”

“谢谢小黑哥!”

“小兔崽子叫我啥!我反悔了!”

“黑、黑老哥?”

“滚”




许昕看着眼前这些五颜六色的代言产品,荧光黄,荧光绿,荧光粉,荧光蓝,荧光紫,怎么,老板是水母成精吗?

许昕放弃了这些衣服,果断拿起了自己的白T准备出门,对面叮叮咣咣得好像在搬家,许昕好奇看了一眼,

“方博?”

方博抬眼看了许昕一眼,还没来得及打招呼,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这个。。。”

许昕做了一个把T恤往脑袋上套的动作,手伸到一半时才意识到这个动作太智障了,又放了下来。

“我记得你,你是那个。。。许、许昕。”

许昕发誓他在方博嘴上看到了土豆这两个字的口型!


被方博揶揄的那点尴尬跟对方搬进自己对门这件事相比就不算什么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开心,训练得脚步都轻快了起来,教练直说他像个发情期的雄孔雀,抖愣尾巴上那两根毛。


许昕看着教练稀疏的头顶,庆幸自己还有毛抖。


许昕一开心球风就格外浪,浪得对手频频把球往他脸上招呼,一天下来,许昕感觉自己脸都肿了一圈,寻思赶紧回家找个冰袋敷一下。



人站在了门口,钥匙不知道去哪里了,一着急感觉脸上疼得火辣辣的,脑子一热,就把脸贴在了防盗门上,不锈钢的防盗门冰冰凉凉的,许昕舒服得眯上了眼睛,以至于没看到方博开门看了他一眼又默默关上门的动静。


任谁看到一个大老爷们撅着屁股把脸贴在了门上,还一脸莫名的表情,都会觉得对方精神有点问题。方博找了几张手机里存得许昕赛场上的照片,确认了自己的品位,才又重新打开了门,刚好看到许昕在自家门口抬着手要敲门,


“emmm,我刚搬过来,门还没擦,要不我擦擦你再来贴?”


许昕知道方博又误会了,脸腾得一下又热了起来,

“不是,那个,我打球磕到脸了,家里没有冰袋冷敷,所以。。。”

许昕知道自己刚才行为确实傻逼了点,也不好意思继续说了。

“进来吧,我们家有。”另外两扇铁门。


方博把门敞开把许昕让了进来,拿了冰袋给他冰敷,许昕仰着脸看着方博认真的给他敷脸,越看越觉得可爱。

“看我干啥?”


许昕经历了两次丢脸之后脸皮已经厚了起来,

“你是不是我粉丝啊?”

“不是。”

许昕没想到方博直白,耍贫嘴的几句话到了嘴边都被憋了回来,半晌问了一句,

“那你看乒乓球比赛吗?”

方博手里动作停顿了一下,

“不看。”

“那你认识我吗?”

“嗯,我小时候见过你,让一只泰迪追着跑出去二里地,最后泰迪没跑过你,在路边一边喘气一边骂街。”

方博的语气太正经了,让许昕不知道反驳这件事的真假还是泰迪会说话这件事,他甚至真的在努力回忆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件事。

方博看着许昕陷入沉思的痴呆表情,忍不住推了他一把,

“我能理解你为啥贴防盗门了。”


许昕这么多年做为球队里最能耍宝的人,在这个瞬间仿佛遇到了对手,用他的话来说,棋逢对手。恨不得当场求婚,当然了,这事也看脸。



“这周我有比赛,我请你来看吧。”

“乒超吗,我买票了。”

“不是不是,德国有个公开赛,比完了回来才是乒超。”

“行。”


方博知道这个公开赛,但是他毕竟也是个有工作的人,只是许昕邀请他,他就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公开赛一年有很多次,德国许昕也去了很多次,只是这次许昕感觉格外不一样,肩头上的重量让他产生了一种诡异的甜m。。。。

“樊振东!靠周雨去!”


方博没有跟他住在一起,训练的时候也自己出门去逛了逛,许昕把他安排在了场外指导后边的位置,自己中场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


许昕觉得方博很逗,自己领先的时候苦着一张脸,落后的时候也苦着一张脸,只有自己拿下比赛的时候才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


方博盯得不是比分,是他接球时无意识扶腰的动作。



明天就是决赛了,教练让他别太紧张,放松放松也顺便调理一下腰,他正趴在床上玩手机,就听到了门响。

开门一看发现是方博,手里提了一个大塑料袋子,里边的东西都是德国字,看起来像是膏药什么的,

“我看你比赛的时候好像腰伤复发了,给你随便买了点药你看看能不能用,还有个什么按摩仪。”

“这叫买?这对于我们一般人来说叫扫荡。”

方博东西送到了没打算久留,站起身来打算走,被许昕一把攥住了手腕子。

这个动作对于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来说有点过了,但是许昕心说我腰疼呢我是病人,我今天就想任性了。

“我今天不用训练,你再陪我待会儿吧。”



方博点点头,坐了下来,看着许昕,等着许昕找话题。

许昕也盯了方博半晌,终于绷不住笑了出来,

“你别那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说啥,我就是想找个人待会儿。”


许昕想说跟你待会儿,咽了没敢说,方博也不多问,坐在许昕旁边玩手机。


许昕瞧见方博没走,也趴在床上继续刷手机,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往旁边挪了挪,

“你也上来躺会儿?”

方博站了起来,许昕以为他要走,结果方博把许昕的被子平铺,一半盖在许昕身上,一半铺在床上,然后自己躺了上去。

许昕的被子的另一边被他压在身下,这么一来整个人就被圈在了被子里,出不去了。

方博看许昕自己偷偷的挣扎了几下,拿了他手里的手机,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比赛呢。”

许昕居然没做出任何的反抗,也许是旁边的人给自己的安全感太强了,许昕真的很快就入睡了,而且一觉睡到了天亮。

方博早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被子也给许昕掖好了,许昕想着这四舍五入是不是就算两个睡过了,也算是成功献身了。


门口疾风暴雨般得敲门声把他一下子打醒了。

“许昕!赶紧出来训练了!今天比完了晚上还得回国打乒超呢!”

许昕不禁感慨教练一个个都像是经历过黄世仁培训班一样,扒皮抽筋样样精通。

或许是爱情的力量,许昕感觉腰好像也没有那么痛了,感觉整个人充满了干劲。


决赛是在下午,许昕照例先找了一下方博,看到熟悉的小圆脸后才拿起浴巾擦了擦桌子和球拍,最后又擦了一下脸。



许昕开局打得很顺,2比0拿下了两局,第三局10比7领先,方博紧紧得盯着球台,只要再拿下一球,基本就能锁定了胜利。

对手似乎突然抓住了许昕球路的弱点,10比8,10比9。。10比12。对手连拿5分,拿下了关键的一局。


许昕像是突然被打乱了阵脚,比分变成了3比3平。


决胜局来了。


又是熟悉的10比7,许昕领先三分,只是10比12又出现时,懊恼落在了许昕的脸上,他没有抬头去寻找方博,他怕看到对方脸上失望的表情。



比完了就要开总结会,听完了教练安慰加鞭策的指导之后,许昕回了自己的屋子。

往常输了比赛,他也会嘻嘻哈哈插科打诨,叫教练少骂他一点,然后自己私下训练补回来,只是这次,他当着方博的面输了,好像那种难过的心情被无限放大,一时让人有些自闭。


熟悉的敲门声再次响起,毕竟只有方博会这么温和的敲门,许昕有点纠结,想假装没人,但是他听到门口传来小胖的声音,

“博哥来找昕哥吗,买了这么多好吃的呀!昕哥不在要不先去我们屋里待会吧!”


许昕待不住了,开了门一把把方博拉了进来,把樊振东手里那袋被方博分出去的吃的也抢了回来,恶狠狠的说,

“都是我的!谁都不给!”

小胖满脸错愕,“你把雨哥给我买的吃的也拿走了啊!”话音未落,那袋吃的又被递了出来,小胖赶忙拿着东西走了。


许昕卡着方博胸口把人拽进来的,刚才跟樊振东较劲也没松开,现在突然安静下来,反而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放了,





“许昕,你吃烧烤吗?”



许昕顺势松开了手,看着方博手里的袋子,

“这是又打劫烧烤店了?”

“楼下餐厅的,我都包了。”

“那小胖可要哭了。”


两个人默默的你一串我一串得吃了起来,方博没提比赛的事,许昕也觉得好像没那么丢脸了,自己倒是有点想提一下,

“其实,比赛我也。。”



“我以为你憋那么半天是要给我告白呢。”

“啊?”许昕被一记直球打得不知所措,


“你刚才跟小胖说‘都是我的’,不包括我吗?”


许昕有点飘忽了,这什么情况,球场失意,情场得意吗。

大脑飞速运转,又突然转为一片空白,谁能告诉他这个时候应该回应什么!


“卧。。。。的天呐!”

瞧着许昕又露出了熟悉得痴呆样儿,方博突然按了许昕的腰一下,疼得许昕想要说句卧槽,只是为了在方博面前装一装才临时改口。

“该!”

许昕身上都是疼出来的冷汗,方博温热的手附在了许昕的腰上,心理上缓解了很大的疼痛感,

“别摸了啊,等会兽性大发你就走不了了。”

疼痛使人清醒,许昕的大脑又突然归位,教育他要讲两句骚话,方博白了许昕一眼,

“真是残疾人要强。”

许昕哭笑不得得攥住了方博的手腕子,

“我回去就把你平板里郭德纲相声都删了。”


方博站起来甩开了许昕的手,就要往门口走,许昕在后边哎哎哎叫个不停,方博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博儿,我得确认一下,咱是那啥。。处对象了吗,你是不是我男朋友了。”



“长得挺丑,想得挺美。”






小剧场

1(有配图)

“许昕,你家有土豆吗,我爸想吃土豆了,我懒得下去买。”

“别吃土豆了,吃我吧”

“你等我问问我爸乐意不。”

“????”



2

张继科不知道为什么一趟德国之行之后方博和许昕的关系就突飞猛进了,早知道就不给他批假了!

两个人确认恋爱关系都有一阵了不知道为什么还要欲盖弥彰的住在对门,只是早晚都得见见方家二老还有他这个大舅哥,二老对这个“女婿”满意得不得了,张继科本着嫁妹妹的心情对许昕百般挑剔,都想换个代言人。

“爸妈好,我叫许昕,是小博男朋友。”

方妈妈看着许昕,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小许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嘛。”

许昕微笑着点头附和,突然准大舅哥从他身边闪过,许昕发现自己手里多了一面镜子,笑容突然僵在了脸上。

这是几个意思嘛!



3

许昕乒超的时候,意外得发现有个“XB土豆大棚为许昕加油喝彩”的横幅,自己小男朋友坐在一群迷妹中间喊得最欢。


4

许昕跟方博很少吵架,因为方博会叫他出去贴会儿门冷静一下。









有人吃龙龄吗~